中融财汇

中国青年网

读书频道

股票配资  >> 书库 >> 生活 >> 正文

率真集

发稿时间:2020-05-15 13:24:00 来源: 中国青年网 中融财汇

 

  【基本信息

  书名率真集

  作者:丰子恺

  出版时间:2020年5月第1版

  出版社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定价42元

  【内容简介】

  《率真集》初版于1946年,为丰子恺经典自选集,收录文章26篇,分为上、中、下三卷,上卷收《辞缘缘堂》《为青年说弘一法师》《悼丏尊师》《沙坪小屋的鹅》《“艺术的逃难”》等,多为记叙性散文,或讲自身的经历,或陈述对亲友的回忆,情深意切,很合“率真”的集名。中卷10篇,全是谈艺术的文章,如《艺术的展望》《艺术的园地》《艺苑的分疆》《艺术的眼光》《艺术与人生》《艺术的效果》等,淋漓尽致地呈现一位艺术家应有的艺术洞见和率真之气。下卷9篇,收《吃瓜子》《作父亲》《我的孩子们》等篇什,“注意身边琐事,细嚼人生滋味”,表达了对昔日情景的依恋,“读之,觉其中亦有率真之语”。

  【作者简介】

  丰子恺(1898-1975)

  浙江嘉兴石门镇人,以漫画及散文闻名于世,是卓有成就的文艺大师。他的散文恬淡率真、意味隽永,爱写“没有什么实用的、不深奥的、琐屑的、轻微的事物”,所以“对万物有丰富的爱”,所以“真率”。

  【精彩书摘

  辞缘缘堂(节选)

  我们在桌子底下坐了约一小时,飞机声始息。时钟已指四时。在学的孩子元草,这时候方始回来。他跟了人逃出学校,奔向野外,幸未被难。邻曲友朋都来慰问,我也出去调查损失。才知道这两小时内共投炸弹大小十余枚,机关枪无算。东市炸毁一屋,全家四人压死在内。医生魏达三躲在晒着的稻穗下面,被弹片切去右臂,立刻殒命。我家后门外五六丈之处,有五人躺在地上,有的已死,脑浆迸出。有的还在喊“扶我起来”!(但我不忍去看,听人说如此。)其余各处都有死伤。后来始知当场炸死三十余人,伤无算。数日内陆续死去又三十余人。犹记那天我调查了回家的时候,途中被一个邻妇拉住。她告诉我,她的丈夫和儿子都被难。“小的不中用了,大的还可救。请你进去看。”她说时脸孔苍白,语调异常,分明神经已是错乱了。我不懂医法,又不忍看这惨状,终于没有进去看。也没有给她任何帮助。只是劝她赶快请医生,就匆匆回家。两年以来,我每念此事,总觉得异常抱歉。悔不当时代她去请医生,或送她医药费。她丈夫是做小贩的,家里未必藏有医药费,以待炸弹的来杀伤。我虽受了惊吓,未被伤害,终是不幸中之幸者。

  我的妹夫蒋茂春家住在三四里外的村子——南沈浜——里。听见炸弹声,立刻同他的弟弟继春摇一只船来,邀我们迁乡。我们收拾衣物,于傍晚的细雨中匆匆辞别缘缘堂,登舟入乡。沿河但见家家闭户,处处锁门。石门湾顿成死市,河中船行如织,都是迁乡去的。我们此行,大家以为是暂避,将来总有一日仍回缘缘堂的。谁知其中只有四人再来取物一二次,其余的人都在这潇潇暮雨之中与堂永诀,而开始流离的生活了。

  舟抵南沈浜,天已黑,雨未止。雪雪(我妹)擎了一盏洋油灯,一双小脚踮着湿地,到河岸上来迎接。我们十个人——岳老太太(此时适在我家作客,不料从此加入流亡团体,一直同到广西)、满哥(我姊)、我们夫妇,以及陈宝、林先、宁馨、华瞻、元草、一吟——闯入她家,这一回寒暄,真是有声有色。吾母生雪雪后患大病,不能抚育,雪雪从小归蒋家。虽是至戚,近在咫尺,我自雪雪结婚时来此 “吊烟囱”(吾乡俗称阿舅望三朝为吊烟囱)之后,一直没有再访。一则为了茂春和雪雪常来吾家,二则为了我历年糊口四方,归家就懒于走动。这一天穷无所归,而夜投奔,我初见雪雪时脸上着实有些怩忸。这农家一门忠厚,略不见讥,一味殷勤招待,实使我更增愧感!后门外有新建楼屋两楹,乃其族人蒋金康家业。金康自有老屋,此新屋一向空着,仅为农忙时堆积谷物之用。 这时候楼上全空,我们就与之暂租,当夜迁入。雪雪就像“嫁比邻”一样。大家喜不自胜。流亡之后,虽离故居,但有许多平时不易叙首的朋友亲戚得以相聚,不可谓非“因祸得福”。得与蒋家结邻,是开始第一例。以后这种例就源源而来。当夜我们在楼上席地而卧。日间的浩劫的回忆,化成了噩梦而扰每个人的睡眠。

  次日大雨。僮仆昨天已经纷纷逃回家去,今后在此生活都得自理。诸儿习劳,自此开始。又次日,天晴。上午即见飞机两架自东来,至石门湾市空,又盘旋投弹。我们离市五里之遥,历历望见,为之胆战。幸市中已空,没有人再做它们的牺牲者,此后它们遂不再来。我家自迁乡后,虽在一方面对于后事忧心悄悄;但在他方面另有一副心目来享受乡村生活的风味,饱尝田野之趣,而在儿童尤甚。他们都生长在城市中,大部分的生活在上海、杭州度过。菽麦不辨,五谷不分。现在正值农人收稻、采茶菊的时候。他们跟了茂春姑夫到田中去,获得不少宝贵的经验。离村半里,有萧王庙。庙后有大银杏树,高不可仰。我十一二岁时来此村蒋五伯(茂春同族)家作客,常在这树下游戏。匆匆三十年,树犹如昔,而人事已数历沧桑,不可复识。我奄卧大树下,仰望苍天,缅怀今古。又觉得战争、逃难等事,藐小无谓,不足介意了。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