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融财汇

中国青年网

读书频道

股票配资  >> 书库 >> 其他 >> 正文

丢掉那少年

发稿时间:2020-04-15 16:09:00 来源: 中国青年网

基本信息

书名:丢掉那少年

作者:倪一宁

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团

定价:49.80元

上市日期:2020/3

  内容简介

  王子与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然后呢……

  在这个故事里,有着三个性格迥异,却有着同样执念的女性:叶蓁蓁、苏青青和陈一湛。她们是很要好的高中同学。

  叶蓁蓁与周密在高中相恋,历经一番波折后结婚,成了很多人羡慕的一对儿。但是,18岁的叶蓁蓁怎么也不会想到,32岁的自己还要经历离婚、跟父母渐渐疏远、失去高中最好的朋友,回归单身。

  苏青青自认自己是最爱周密的那个,也深信自己对周密来说是独一无二的,但是,最后嫁给周密的人却不是她。

  陈一湛按部就班,结婚生子,但是在她的心里一直有一个心结没有打开,直到她遭遇车祸。

  叶蓁蓁曾一脸期待地问周密:“如果人跟人的脚踝之间连着一根线,那我们俩之间的是什么?”周密想了想,说:“镣铐吧”。

  即使坚固如镣铐,最终也还是断了。

  作者简介

  倪一宁  90后新锐作家

  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中文系

  作品见于多家文学杂志

  韩寒“ONE·一个”高赞作者

  著有散文集《赐我理由再披甲上阵》

  精彩书摘

  陈桔毕业后就进了北京的一个手游公司给周密当助理,一年多了,周密从没差使她办过一件私事。

  公司固定打卡时间是九点半。高管们的作息分两种,有了孩子的,六点起床八点送完孩子上学就来办公室,没结婚的那一批,时常打着谈业务的幌子,下午一两点才晃进公司。周密是唯一九点半准时到的那一个。

  周密的强迫症还体现在方方面面,刚来的时候同事们就嘱咐陈桔,不要在周密眼皮子底下吃零食,周密一听到吃零食的嘎吱声就不高兴。中午有人不去食堂,留在位子上吃麻辣烫外卖,周密远远闻到了味道就皱眉,整个下午,无论谁进出他办公室都得迅速地替他把门关上。

  周密几乎不参与任何同事聚会,年会也是最早开溜的一个,却是公司的一个重要八卦对象。陈桔入职第一天同事就跟她说,周密老婆是个网红。

  “我把她微博发你哦。”

  陈桔看到微信上跳出来的链接,是非常熟悉的名字,叶蓁蓁。

  “不过我们都没见过真人,也不知道本人跟照片差距大不大。”

  “他朋友圈也不发他老婆照片。不然可以看看直男摄影里的时尚博主长什么样。”

  “哈哈哈哈哈我觉得周老板拍照技术肯定不怎么样。他年假跟他老婆出去玩,我特意去看了叶蓁蓁微博,一张照片都没发。”

  陈桔也跟着笑。

  她跟周密其实是有渊源的。

  她是他的高中学妹。刚来那天周密问她,你是杭州人?

  “恩。”

  “你哪个高中的?”

  “省立一中。”

  周密抬起头来:“那我们是校友。你是哪届的?”

  “我比你低三届。”陈桔抢答:“我知道你。”

  周密点头,他想可能是哪个任课老师提到过他,追问显得太自恋了,于是他及时总结:“恩,不过你入学的时候我已经毕业了,哈哈,刚好错过。”

  陈桔不作声,只是笑。

  其实她见过他。

  高三6月毕业,高一要9月才入学,按理说他们是该全无交集,可是陈桔是那一年的保送生,她五月份就过来上课了。

  但这是陈桔的第一份正式工作,她仔细衡量过,跟老板攀一个学妹的交情已经足够了,再加一句“我见过你”就显得心思太多。所以她勒住了舌头。

  陈桔不知道周密算不算一个好老板。他显而易见一点也不关心她,光是“那你现在住哪”这个问题就问了足足四次。陈桔每次答完,他都会内疚地问我是不是问过这个问题,陈桔说没有吧,我不记得。

  但他对她大方。他每次拿到新的iPhone都会顺手分她一台。好几次,周密在办公室里拆快递,边拆边递给她——“这个不知道谁寄的,给你。”

  周密不骂人。陈桔甚至没见过他大声嚷嚷。周密打电话的时候尤其小声,她跟他只隔了扇门,从没听清过他在说什么。

  所以周密突然跟陈桔说,你去我家一趟,替我拿个章的时候,陈桔有一种被委以重任的感觉。“本来想让我太太叫闪送的……她电话没人接,麻烦你跑一趟了。”周密明明不需要解释也还是解释了,他写了地址给她,又把门卡交给她:“辛苦你。”

  公司在望京,大部分同事都住望京附近,这里小区新,环境好,文明得不太像北京。没想到周密家在三里屯。陈桔寻着地址,开了门进去,刚想赤脚往里走,就看到一个围着浴巾的女人走了出来,地板上留下一串湿漉漉的足印,她高声问:“你怎么回来了?”

  即便十来年不见,陈桔还是一眼认出了叶蓁蓁。

  裹着浴巾,一身热气腾腾的叶蓁蓁一点也没变,脸被浴室的水汽蒸得通红,看到是陌生人,先是一惊,然后围紧了浴巾。

  “……周太太你好,我是周老板助理,他让我过来拿个印章。我以为你没在家,抱歉抱歉。”

  叶蓁蓁走到客厅,拿起手机看,周密果然给她发过消息,于是她朝陈桔点头,说我在洗澡没看到,你进来就好。

  陈桔拿了章,却舍不得走。

  叶蓁蓁几分钟后换了T恤和短裤出来,看到蜷在玄关处慢吞吞系鞋带的陈桔,笑了,她说,你要不喝杯水再走?

  “不用啦。周太太——我其实是想跟你说点话。”

  叶蓁蓁涂护手霜的手一僵。

  “我跟你一个高中的,我比你低三届,我见过你。你们高三办成人礼,你是学生代表上台发言。学姐,你一点也没变。”

  叶蓁蓁脸上笑,其实满头问号——不止是眼前这个女孩子,她也早就不记得自己的成人礼。同时她也怀疑,她十八岁时有好看到让人印象那么深刻吗?这点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

  陈桔看出了她的茫然。成人礼上发言的当然不止叶蓁蓁一个,但她是最特别的——上台前教务主任特意把她叫过去给她梳马尾,陈桔听见叶蓁蓁很自然地嘱咐说,要蓬松点哦,不要扎太紧,显得我脸大——语气像是跟妈妈在说话。

  她上台前口渴,有人给她递了吸管和水杯过来,让她小心别把口红蹭没了。叶蓁蓁坐在幕布后喝水,对着镜子左顾右盼,说,我这样子好像女明星哦。

  陈桔当时是个极瘦的,动作神态都怯生生的小女孩,所以她几乎是目不转睛地看叶蓁蓁做这些事,十八岁的叶蓁蓁并没有多好看,但她那一种娇憨姿态,却让所有人都默认了她是女主角。

  结束后学生代表要合影。陈桔站在摄影师后面,看到有个男生悄悄地跟旁边人交换了位置,站到了叶蓁蓁后面,拍照的时候,他把下巴轻轻地抵到了叶蓁蓁头上。

  陈桔没有早恋过,却也觉得这一幕太好看,于是拿出自己的诺基亚,对准他们拍下了照片。

  “周密你干什么呢?”摄影的老师出言提醒,却并没有发怒,一中的老师对学生间的拉拉扯扯不怎么过问,况且他们都快毕业,这声质问都带了点看热闹的意思。

  叫周密的男生笑了下,重新站好。

  陈桔穿好鞋子跟叶蓁蓁道别,她决定不告诉她,那张照片被她导到了电脑里,这么多年居然没有遗失。说这些显得她像一个私生饭。

  她很开心。十年前她略带崇拜地看着台上的叶蓁蓁,觉得那是被周围人的爱意点亮的一张脸,十年后,叶蓁蓁还是有一张心安理得的脸,被陌生姑娘看到没穿衣服的样子也不慌。陈桔心想,谁说进了社会就会换一张脸,她一点都没变,可真好呀。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