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融财汇

中国青年网

读书频道

股票配资  >> 书库 >> 文学 >> 正文

亦狂亦侠亦温文:龚自珍的诗文与时代

发稿时间:2020-05-29 11:12:00 来源: 中国青年网

书名亦狂亦侠亦温文:龚自珍的诗文与时代

作者王镇远

出版时间2020年5月

出版社天津人民出版社

定价48元

  【内容简介】

  龚自珍被誉为中国古典诗坛的殿军。在清王朝大厦将倾的前夕,他早已感觉到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氛,众人皆醉,唯我独醒,诗作遂充满忧郁、沉痛与悲天悯人的情怀,读之如目睹当年的社会景象。而其清奇多彩、洞烛先机、识见超绝处,尤为世人所激赏。本书通过解读点评其诗词文章,展现诗人的思想历程、心灵轨迹和丰富的时代背景,投射出龚自珍独特的思想魅力和人格魅力。文章举凡诗人轶事,诗词赏析,均能做到深入浅出,启人心智。

  【作者简介】

  王镇远,1949年生于上海。从桐城叶葱奇先生学习古代文史,1982年获复旦大学文学硕士学位,其后供职于上海古籍出版社编辑部,并研习中国文学批评史及清代文学。著述有《桐城派》《两晋南北朝诗歌选》《清代诗歌选》《朱彝尊诗词选注》《姚鼐文选》《桐城三家文赏析》《中国文学批评通史》(清代卷部分)《中国书法理论史》等。

  【精彩书摘

  定公四十遇灵箫

  龚自珍在己亥(1839年)出都以后,他对自己的生活用了“选色谈空”四个字来加以概括,与他二十年前所谓“美人经卷葬华年”的理想是一致的。这年的五月,当他由北京回故乡杭州的路上经过清江浦(即袁浦)的时候,果真遇见了一位绝世佳人,而且对她动了真情,虽然他们的一场悲欢离合终成泡影,却在定盦的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己亥杂诗》中就有三十余首是为她而写的。

  他是在一次宴席上遇见了妓女灵箫的,当他们目光相接的一瞬,他似乎已感到了这是命定的相会,本来到了四十多岁的年纪不应有一见钟情的事了,然而感情的波澜在他心中难以抑制。席间限韵赋诗,他得了“箫”字,于是作了三首七绝,其中的一首是这样的:

  天花拂袂著难销,始愧声闻力未超。

  青史他年烦点染,定公四纪遇灵箫。

  据《维摩诘所说经》,天女用花撒在诸菩萨和大弟子的身上,当花瓣落在菩萨身上时随即又纷纷落地,而在大弟子身上却黏住不动了。天女说,对于那些结习未销的人,花就会留在他身上,而对那些超脱世情、四大皆空的人,花就无法附留其身了。定盦用了这个佛教的典故说明自己尽管学佛修道,诵经听法,但是终究没能摆脱尘缘,当他一见到绝色的红颜,便如天花着衣,难以忘情了。这也许是命中注定的,他的一生似乎就在等待着这一天,甚至一部历史也应该记住这一天,故而诗人要求将来修史的人们为他们如今的会面在青史上记下一笔:龚定盦四十八岁时遇见了灵箫。

  定盦的一生中虽然有过许多次艳遇,然而这一次似乎是真的动了感情,他说灵箫的一言一语对于自己就像是天降的恩旨,永远铭刻在心中难以消失。果然,当他九月间再次起程北上迎接居京的眷属时,又过袁浦,就忍不住再去寻访灵箫,九月二十五日至十月六日的十天中他留在袁浦,他自己说这十日中“大抵醉梦时多醒时少也”。于是写下了二十七首《寱词》,记录了与灵箫共度的那些朝朝暮暮。

  灵箫在初次与定盦见面的时候就曾提到过为她赎身的问题,这一次她又提出了,“豆蔻芳温启瓠犀,伤心前度语重提”,然而诗人觉得自己的年龄太大,而且本欲仿效那梅妻鹤子的林逋在平静淡泊中了此余生,所以难以接受这如三春盛开的牡丹般浓艳明丽的少女。因而,当灵箫向他提出以身相委时,他畏怯了,劝她还是管领风骚,继续支撑这东南的繁华气象,不宜轻易地追踪我这个如泛舟五湖的范蠡般浪迹天涯的人,“撑住东南金粉气,未须料理五湖船”,便是他的托词。然而,她那绵绵情话如天外飘然而来的一朵彩云令诗人销魂,他感到这场情缘是命定的,像是自己为报答平生所欠的恩惠,劫数难逃。她那娇媚的声音如珠泻泉,摄人心魄,使诗人僵冷的心重又复苏了,似乎回到少年多情的时代,以下两首诗便刻画此种心境:

  鹤背天风堕片言,能苏万古落花魂。

  征衫不渍寻常泪,此是平生未报恩。

  小语精微沥耳圆,况聆珠玉泻如泉。

  一番心上温馨过,明镜明朝定少年。

  然而灵箫绝不是一个只知温柔缠绵的女性,而颇有几分须眉之气,她不愿一味地沉湎于卿卿我我之中,爱慕英杰,不乏刚烈的个性,诗人这样写她:

  风云材略已消磨,甘隶妆台伺眼波。

  为恐刘郎英气尽,卷帘梳洗望黄河。

  玉树坚牢不病身,耻为娇喘与轻颦。

  天花岂用灵幡护,活色生香五百春。

  眉痕英绝语谡谡,指挥小婢带韬略。

  幸汝生逢清晏时,不然剑底桃花落。

  一位风尘女子有如此的胸襟实在是难得了,当诗人心中的风云才略几乎消磨殆尽的时候,她却一面梳洗,一面卷起了帘幕,遥望那日夜奔腾咆哮的黄河,似乎是有意地激励诗人莫忘英锐的志气。她也不像那些以娇喘轻颦来取宠的女子,而充满着生机与活力,像是生趣盎然的鲜花,活色生香,不用人工的护持,却健康茁壮,也许还带着几分野趣和天真。她的眉宇之间有着不同凡响的气概,指挥起小婢来就像个出征的将军,因而诗人感叹说,要是她生在战乱的年代,也许还真是个像西楚霸王项羽宠爱的虞姬那样挥剑自刎的刚烈女性呢。定盦所尊重的前辈诗人舒位的《重题项王墓》中有句云:“美人一剑花初落。”即以花落喻虞姬的自刎,故定盦这里袭用其句意。

  在对灵箫的赞美中其实也表现了诗人自己的审美理想和壮志未酬的心情,定盦很喜欢南宋词人姜夔词中的“仗酒祓清秋,花销英气”二句,故镌有“酒祓清秋花销英气”一印,如今他唯恐自己锐志消沉,故借灵箫的行为而自勉,“卷帘梳洗望黄河”,只是一个女子下意识的动作,然而在诗人的心中激起了壮心不已的联想。定盦对黄河有一种特殊的感情,他对治理黄河极为关心,如《咏史》二首就专咏其事,《己亥杂诗》中也有“黄河女直徙南东”一首嘲笑食古不化的治黄者,因而黄河在他的眼里象征着中华民族,“望黄河”三字便寓有无限的枨触和感慨。

  灵箫不以矫揉造作来表现自己,而是健康直率的化身,这本身就体现了定盦对女性的审美态度,他的反对缠足,热爱满族女子的粗犷,都说明他所爱慕的是健康的美,而不是病态的美。他对灵箫的依恋正是由于其刚烈的性格和清灵秀逸的英姿,她甚至还有几分超尘脱俗的仙气,下面两首便写她的美貌:

  云英化水景光新,略似骖鸾缥缈身。

  一队画师齐敛手,只容心里贮秾春。

  绝色呼他心未安,品题天女本来难。

  梅魂菊影商量遍,忍作人间花草看!

  诗人说她就像唐人裴铏《传奇》中所描绘的神秘的美女云英,又像乘鸾驾凤来往于云中的仙女,她们身处缥缈虚幻境界之中,其风神姿态自然超越常人,因而任你画师有天大的本领,也难以描绘出她的丰姿艳态。即使以“绝代佳人”称她,也还觉得于心不安,因为她本来就属于天界,非人间的笔墨所能形容品题。就像你用“梅魂”“菊影”去称赞琅苑仙草总会觉得不妥吧。这两首诗中定盦巧妙地运用了画师敛手和文人词穷来刻画灵箫的美艳实在到了登峰造极、无以复加的地步。

  ……

责任编辑:韩玉